荒凉与悲凉:河南辉县关帝庙 (哭泣的关帝庙GuanDiMiao.net)

点击图片可查看大图。


荒凉与悲凉:辉县关帝庙

不走回头路的我们,从南太行的峭壁上落到了河南辉县。

同行的朋友说,辉县有一关帝庙,砖雕木雕精美,值得一看。

于是开始寻路。

“关帝庙?没听说过。”

“关帝庙?不知道。”

“关帝庙?好像在西关。”

到了西关,围着崭新的街区绕了好几圈,最后把车停在高楼外面,往里走。高楼大厦的背后,果然见到一座“关帝庙”。这座小庙大概原本就不大,现在瑟缩在拔地而起的水泥丛林中,那样子比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还可怜可笑。它怪异的存在,是为了证明政府有保护文物的意识呢,还是开发商怕得罪了关帝爷?

又有人说,你们去南关找吧,那里有好多庙。

当然当然,辉县这地方历史长,长到可以上溯到共工氏,留下来的东西自然少不了。

到了南关,朋友已然找到了喝过羊肉汤的小街。有人说,往前再走200米前面有庙。

显然南关是辉县的“待开发”地带,穿过节日里无比热闹的小摊和人流,找到了人们所说的庙——不是关帝庙,是三官庙。

为啥叫“三官庙”,不知。但这个叫做“庙”的小小院落,着实是充满了人间气息,庙门口放着两个高音喇叭,院子中间一道竹竿上晾着挂面……

关帝庙到底在哪儿呢?举目望去,那边是一片工地,高高的吊塔移动着巨臂,显然这小小辉县,房地产开发也是红红火火。

我将信将疑地跟着朋友往工地方向走,我不信关帝庙能躲过拆迁的命运。

“找到啦!找到啦!”朋友大叫。

哦,原来这关帝庙藏在工地人不识啊!

兴奋地要进门,却发现门锁了,旁边一木条上写着“工作时间”。看表,11点15,还不到下班时间呢。只好隔着门缝拜关帝。

这座庙比起刚才那座小庙来,气派多了!细细地看那斗拱,看檐上和屋脊的砖雕,可以想见当年的红火,也可以想见内部的华美。

只是,只是看着这已经荒草萋萋的庙门,你还能有什么信心呢?就算是庙保留下来了,可是庙赖以生存的环境统统没有了。老城没有了,老街没有了,老房没有了,历史已然切断,文化早被阉割。未来,与关帝庙近在咫尺的,将是一座座电梯上下的高楼,是一片片在黑夜中闪烁的霓虹,是一辆辆冒着尾气疾驰而过的汽车,是一个个回家就开电视开电脑的人们。那被人们供在庙中的盖世英雄,会感到另一种寂寞和悲凉吧?

(原文转载自:陆晓娅的博客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da0fb820100zi3z.html  摄影:关志杰)